薄皮大馄饨

👌🏼

毕侃真的可以搞一搞

【江澄×你】相见欢03

感觉终于和舅舅有了一点点进展

希望快点和舅舅有实质性的进展

比如“亲他亲他亲他”“把他这样那样又这样”

算了算了,万里长征第一步。

云梦女主人上线,三毒上线,为三毒刷满存在感。

————————————————————————————————

03

 

我还没从迷糊中缓过神来,他们一行人已经在准备出发,我只一个包裹,匆忙背上。江澄看了一眼我的包裹,神色一动,一转眼又恢复正常。

“你喜欢莲花?”不知他为何忽然这么一问。

“是,莲花是花中君子,不是有个姓周的老学究说什么‘出淤泥而不染’吗。”实质上我只是喜欢吃莲子罢了。

“这小姑娘倒也有趣,什么姓周的老学究,那是大学问家周敦颐老先生。不过姑娘这包裹上的莲花纹饰,也暗合我莲花坞的名号,难怪宗主要多问一句。”一个年纪略长的大哥扬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

江澄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却被一个声音打断,是一名紫衣弟子从门外赶来,似有什么急事,行色匆匆:“宗主,在这太湖边上的瑶林县据说有水崇出没,已经害了不少村民性命,当地乡绅托我请宗主出面,斩除邪魔。”

 

江澄当即握紧了佩剑,不知在想些什么,转头却见我正揉着衣角。

 

“你叫什么名字?”他开口问我。

“我……我叫……”我心下焦灼,望了眼外边,一个伙计正在洗一把土芹,“我叫芹芹,芹菜的芹。”说完我就想打自己,二十年圣贤书白读了……莺莺燕燕的名字说不出口,也不至于是盆土芹菜啊。

 

“芹芹姑娘,我等有要事将前往瑶林县,恐怕不能送姑娘去云深不知处了。”他说得委婉,我听来却是赶人的意味明显。

 

“江宗主可带着芹芹一起去,莲花坞弟子灵力超群又识水性,定能将水崇一举歼灭。”我眼里汪了眼泪,看上去颇有些楚楚动人,在家时我娘也总是说我,一哭起来就显小,让她舍不得打我。“之后再带我去姑苏,也是不迟的。”

跟着莲花坞的人,总是好过独身前往姑苏。

 

江澄看着我,刚才微蹙的眉头放松了下来,语气也变得轻松了些,甚至让我有了一种他挺想让我留下来的错觉。

“不要拖我们后腿。”

 

浙北多平原,御剑的感觉其实很好,望下来青瓦白墙,池塘水田波光粼粼。

要是御的剑不是三毒,此时在我身后搂着我的不是江澄,我可能会更自在一些。

 

万千少女觊觎的世家公子榜第五,多少温香软玉想要靠上的宽阔胸膛,此时就在我身后。江澄的呼吸十分绵长,这是长期修炼的结果。虽然耳边风声习习,但我总觉得能听到某个心跳,不知是他的还是我的。

 

儿时父亲会带我们姐妹御剑,等我们拥有了自己的佩剑,这样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被人带着的感觉和自己御剑,有诸多不同,比如速度不能把握,比如高度不能控制。

 

我有些紧张,虽然一直勉力保持着镇定,还是有些微微的不自觉的颤抖。突然来自后面的温热身躯靠近了些,把我搂紧了些,一个似乎带着关切的声音在我耳边掠过。

 

“不要怕。”

 

这三个字像一道灵符,我在一瞬间感到心安。

 

前来接待我们一行人的乡绅姓姚,姚家是瑶林数一数二的大户,这位姚老爷是现今姚家的主事,江澄毕竟身份不一般,家主自己接待也是担得起的。

瑶林县在临安境内,归临安府管辖,殷家是临安最大的仙门,这次水崇出没,瑶林的乡绅们没有去找爹爹,却不知哪里来的消息,知道江澄在太湖,竟找了过来,我开始有些怀疑。

 

“江宗主远道而来,不妨在寒舍先用些饭菜?姚某备了美酒佳肴,小女久闻江宗主大名,今日求我一定要将江宗主请回家中一见。”当时江氏子弟说当地乡绅十万火急,现下这个姚老爷却还在这边客套,不禁让人疑惑。

“江某早已辟谷,难道还要等着那水崇接着伤人不成?”江澄说话毫不留情,断然拒绝了姚老爷的邀约,不知为何,我竟有些开心,隐隐不想他去见那姚小姐。

 

那姚老爷抬眼瞥见站在江澄身边的我,语气一变。

“都道江宗主一心求道,至今未曾婚配,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啊。”

 

江澄转头看我,刚要解释,看见我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嘴角一勾,不再开口。

“姚老爷眼力真不错,我和江宗主从小青梅竹马,此趟来江南游历完,便要回云梦成亲,到时候万望姚老爷来喝一杯喜酒啊。”我对这姚老爷姚小姐可谓是没半点好感,又补了一句,“夫君,我说得对吧。”

 

莲花坞的弟子们都在暗暗憋笑,大家都看出了此趟被这姚老爷忽悠了来,除水崇是假,帮他女儿征婚倒是真的,我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帮他挡了个桃花。

 

我转念一想,不好!要是这姚小姐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和江澄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我挡了人家姻缘,这江澄记恨我怎么办。

 

我抬眼看他反应,不料江澄望着我回道:“对。”我惊了,您演技是真的好,这一眼我都要陷进去了,这真的是外界所传的云梦心狠手辣的江宗主吗?我觉得脸上一热,别开了眼神不再看他。别开玩笑了,本小姐可是真正的心有所属!

 

说罢他又恢复了原先冷淡的神色:“姚老爷此趟让江某前来,怕不是为了水崇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若不说清楚,我们白跑这一趟,姚老爷可知道后果?”

 

莲花坞的名声在外,江澄从来说一不二,这下轮到姚老爷头上直冒虚汗:“我,我说,我都说。”他顿了一顿,“此事说来话长,还烦请各位到寒舍稍作休息,待老夫慢慢说来。”

 

我警示地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忙向我解释:“姑娘不必担心,我再不动其他心思了,只是此处不适合说话,劳烦这位仙子见谅。”

 

我“含情脉脉”地望了江澄一眼:“那好吧,夫君,我们跟他走一趟。”颇有一副云梦女主人的架势。

“好。”

 

我绝对绝对看错了,刚才的江澄,是不是笑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姚小姐,跟本姐姐斗你还嫩了一点。

江澄:你年纪大?

我:江澄你个直男我不跟你好了!!!!!


【遥双】相信相依01

很久很久以前跟蓝 @十二甜蓝 一起开的一个狗血脑洞

遥双真的是非常温柔的cp

充实冷cp从我做起

重点!!!不要打扰真人!!!

abo 是真的好喜欢的一个题材啊

无处安放的狗血魂在燃烧


楔子

门被敲得咚咚响。

“双儿,我们好好谈谈。”金弦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平日的温和从容,生怕自己的声音传达不了自己的慌张无措一样,近乎嘶吼地扯着嗓子。

苏尚卿靠着门,用手拼命捂住嘴,怕自己的呜咽透过门缝,传进门外人的耳中。小腹传来的疼痛更加明显了,这孩子怕不是知道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就在门外,也有可能是信息素的影响,毕竟这几个月以来,由于来自孩子父亲,也就是Alpha的信息素的缺乏,他的身体一直不算太好。他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对不起,不知是在安抚孩子,还是在安抚自己。

稳住声音,他发现自己甚至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每当想开口,那些思念就会把他想说出口的劝金弦离开的话堵住。就算是这样,能感受到他隔着一扇门的陪伴,能听见他杂乱的呼吸和急切的言语,对苏尚卿来说,都是珍贵的恩赐了,他该有多么不忍他离开啊!

“你走吧,我们已经结束了。”他稳了稳嗓音,极力想摆脱掉声音里的那些颤抖,“别再来找我。”

 

第一章

 

“苏家的印刷厂倒闭了?这可是我市的龙头企业,这下我市评选文明城市看来又困难了。”还没起飞的飞机上,一个衣着讲究的中年男人拿着报纸正和旁边的同事闲聊。清晨的航班,整个飞机上人并不多,这排除了他俩,就只有一个身量单薄的青年,看起来似乎睡着了。

“苏瑞华老爷子据说是得罪了什么人,已经进去了。可怜苏家大公子苏崇明,不仅要帮父亲处理那笔烂账,还要照顾一个Omega妹妹和一个Beta弟弟。”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同情可惜,倒满满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可别说,他那个弟弟苏尚卿,本来已经被首都最好的美术学院录取了,这下可好,学都没得上。”

……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坐好,系好安全带……”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那两个中年男子终于住了嘴。

 

苏尚卿缓缓睁开眼睛,他没有睡着,家里突生的变故让他这一个月来的睡眠一直很浅。就在一个月前,公安局以非法印刷违禁出版物把他的父亲带走了,不久之后银行经理就找上门来要求立即偿还本该是十年期的贷款。由于当初父亲为建新的厂房,已经把家里的房子车子全部抵押,这下可好,墙倒众人推,厂房被低价拍卖,房子和车子都被银行收回,印刷厂宣告破产,正在国外读书的大哥被叫了回来处理剩余的欠款。

 

短短一个月,他从苏家的小少爷变成了一个家徒四壁只有美院录取通知书的穷光蛋,一家人从带着花园泳池的洋房搬到了一处破旧的小区租住。但当时的他以为,只要去上学了,他成为一个画家的梦想就还有希望,直到那天晚上听到了妹妹和大哥的争吵。他的Omega妹妹苏璟从小学习声乐,一直说自己要成为第一个唱到维也纳金色大厅的Omega女性。学习声乐学习美术,都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富贵日子过惯了,这么些天以来,苏尚卿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偷听了一会儿,发现大哥的意思是,让妹妹放弃声乐准备普通高考,让已经考上学校的自己去北京念书。苏璟从小就十分好强,虽然是个Omega,可是极少在人前哭,这是苏尚卿第一次见妹妹哭得那么伤心。

第二天苏尚卿就去找了大哥说,愿意放弃去美院学画,但是想去外面闯闯,苏崇明见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加阻拦,只说了一句:“不要后悔。”他想想妹妹满是泪水的脸,说:“不后悔。”就这样,他买了去北京的机票,跟着开学季北上求学的学子,一起踏上了北漂的路程。

 

就在苏尚卿乘坐的MU9606次航班到达首都国际机场的同时,一架从多伦多出发的国际航班正值起飞。一个空姐红着脸从头等舱里走出来,和旁边另一个正在准备饮料的空姐小声说了句什么。今天的头等舱里只有一位亚裔客人,正在看一部在加拿大空姐看来犹如天书的中文小说。很久没见到这么英俊的亚洲男人了,鼻梁高挺,优美的下颌骨和修长的脖子恰到好处地组合,睫毛浓密,自然地投下一小片阴影,让低垂的眼神自带深情。

 

金弦合上书,飞机上播放的电影是北美一周前上映的大片,他已经看过,没什么兴趣二刷。还没到中午,已经开始对这次飞行感到疲倦了。六月拿到音乐学院的毕业证书以后在美国和朋友找了辆小皮卡带着烧烤架帐篷自驾游开了几个月寻找所谓的音乐灵感结果无果,自从毕业后,离开校园的他突然失去了创作的灵感,接的活也都是一些俗气的广告配乐,带着之前的作品去唱片公司求职也一直被拒。在家人“你再不写出歌找不到工作就给我滚回来继承家业”的威胁和朋友“回国去看看东方美人们可能会有新的灵感”的怂恿下,乘上了回祖国的飞机。

 

在太平洋的上空,波音飞机宽敞的头等舱里,金弦绝对想不到,这次回国,会迎来他人生最大的意外。而此时此刻,北京地铁五号线里被挤得头昏脑涨的苏尚卿,也决计想不到,命运给他开了巨大的玩笑。

 


tbc


我们喻啊生日快乐♪٩(´ω`)و♪

【江澄×你】相见欢02

ooc到没有我

为什么写了4000字了两人还是没说几句话,我我我我……我去忏悔

那就,舔舔晚吟的颜好了~

其实本文故事中心无比狗血俗套,大龄未婚女青年为了心中初恋守身如玉十年却连人家姓氏都没弄对www

单身三十载的江宗主半点师兄撩妹的本领没学会却无意间撩得一个小妹妹耽误了十年未嫁(喂喂喂,别给自己没人要找借口啊……)


———————————————————————————————





02

 

到底是多年的马步没有白扎,这一跤好歹没有摔出去。待我站定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一时间倒是直直愣了神。

 

临安风土养人,自古就是美人辈出的地方,我从小摸爬滚打不守规矩,扮男装出没在勾栏戏院也不是没有过,见过的美男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会儿却是真真觉得自己往日见识短浅了。

 

江澄皮肤白皙,发色如墨,一对细眉斜飞,一双杏眼含水,最妙的倒不是相貌,而是周身的气度,不怒而自威,锋利而致命。不似画像上那般阴鸷,端端的是一身锐不可当的英气。

 

心中不及来作他想,只把那画师全家问候了一百遍:看你画的好画,哪有半点气质出来!

 

这时那桌上一人与旁边商量了几句,持剑过来,从年纪和衣着判断,该是莲花坞的弟子之流。

“在下江氏门生凌曲,姑娘知得蓝氏家训,想必也是在云深不知处进修过的世家女修。敢问师承何处?今日姑娘帮我家宗主出头,莲花坞定是要上门拜访以表谢意。”那凌曲不过二十来岁年纪,说话倒是妥帖。

 

我心下有些疑虑,不过是维护了江澄一句,如何能担得莲花坞如此重谢?慌忙扯了个谎:“奴婢不才,哪里有那种福气。奴婢出身秀州林家,自小照顾我家小姐,曾随我家小姐在云深不知处住过一段时间,这才知道。我家老爷对仙门十分向往,常与我们说些轶事奇闻,江宗主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的。见有人恶意污蔑,心头不平,这才出言嘲讽,让江宗主见笑了。”

我福了一福,故作羞赧。要知道我最喜欢学香香,也就是我的亲亲大丫鬟的做派,突然想到香香,我心下又开始伤感,真想念香香的那一盆莲叶童子鸡啊。

 

“此处离秀州相隔百里,敢问姑娘为何在这太湖边上。”江澄声音冷峻,既不疏离也不亲密,这倒让我想起自家爹爹,待客时也是这般语气。

 

“我家小姐嫁至……嫁至此处,我……我来瞧瞧她。”不知他会如此问,编出如此拙劣的谎话,我真恨不得打自己一顿,希望他们不要察觉。

 

旁边几人轻声商量,我用灵力仔细分辨,也只听见“不是”“找错”几个字眼,不过也足够展开联想了,我已经离家大半月,爹爹娘亲虽从小放养我,这次怕也是着急了。从前几日起,我便开始在各种地方听说我离家出走的传闻,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家里放出了消息派人来找我了,哎,这样下去,迟早被抓回去。

 

我离家匆忙,也没准备衣服细软,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临离家了才发现自己攒的那点私房钱在外根本用不了多久,只是当时下定了决心要前往姑苏,便没管这些。我已经二十有三,那人……那人比我大十岁上下,不知是否婚配,我虽没看清他长相,但蓝氏子弟都相貌周正,他身量又高挑,想来一定颇受仙子们喜欢。说不定我去了,也只能看到他子女绕膝,夫妻琴瑟和鸣。思及此,我又开始难过。

 

我是夜里离家,一路向北,连夜赶到了隔壁一个镇子,在成衣铺里随意挑了两套衣裙,又把身上这套我家香香亲自给我挑的料子绣的荷花的裙子当了。香香给我挑的料子到底是好料子,当得的银子够我能勉强撑到云深不知处。我此时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襦裙,无甚饰物,裙上半点刺绣也没。都说殷家大小姐最喜珠围翠绕,花钱如流水,我现下这个模样,难怪编个漏洞百出的谎话,也能把莲花坞这群人骗了。

 

“打搅姑娘了,我等受人所托寻人,方才认错了,多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果然是受我父亲所托来找我,我心想。江澄还是那副语气,其实他声音好听,若是语调柔软些,倒是我喜欢的类型,这样想,倒觉得这音色有些熟悉,似在哪里听过。

 

他们见寻错了人,正要离开,我突然心念一转,想出一个办法。古语有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古语还有云,跟着江宗主有肉吃。我怕暴露身份(主要怕遗失……),并未带佩剑出来,此时若独自赶往云深不知处,还要赶路两三天,凭我父亲本事,定会半道截了我回去,但若跟着莲花坞的人,便能假装江氏女修,自然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敢问江宗主此去是否要回云梦?”我叫住他们,“奴婢有一事相求。”

 

江澄转过头来看我,带着点审视的意味:“是又如何?”

我被他看得有点脸红:“若是,可否带小女一程。实不相瞒,此趟前来探望小姐,我家小姐托我去云深不知处一趟。”有点常识的人都知这两处根本不同路,我竟然能厚着脸皮说出来,殷惜语啊殷惜语,你是真的为了男人不要原则了。

 

“可惜我们此行向西,怕是不能和姑娘同路了。”唔,还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明摆着把不乐意三个字表露出来。也难怪,都说三毒圣手江晚吟最是不爱管闲事,只有碰到他外甥的事情才会事必躬亲。是我想得太简单了,他堂堂一个宗主,怎么会理我一个小小的“丫鬟”。

正欲告辞,却听方才跟我说话的凌曲说:“不过这里离云深不知处不过百里,宗主不妨御剑带这位姑娘一程。”我没想到他会帮我说话,有些吃惊,虽然依旧感觉没什么希望,还是向他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江澄又看了我一眼,说道:“那,也行。”

我,我,我我我我我没听错吧!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要跟夫君御剑诶呜呜呜,三毒!三毒!

江澄:……

三毒:你好重,从我身上下来!!!!

江澄:三毒,别闹。

三毒:是。

我:夫君你真好。

江澄:是不太轻。

我:夫君你怎么这样嘤嘤嘤T T

江澄:但抱着舒服。

我:(#^.^#)

我内心:征服一个傲娇的过程太美好了。

【江澄×你】相见欢01

呜呜呜太喜欢舅舅了,立志当舅妈(我会好好疼爱大小姐的请组织放心orz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特别ooc且第一人称。

想看大傲娇对你说情话吗,来啊来啊造作啊快活啊。

不是无言独上西楼,也不是林花谢了春红。就是,相见!欢!

————————————————————————————————


相见欢

01

茶馆酒馆自古是江湖上的消息集散地,大到刚结束的封棺大典,小到哪家的老爷娶了第七房姨太太,只消得在茶馆坐上半日,包你无一不知无一不小,这也是我现在坐在这个太湖边的小茶馆原因所在。

 

像此时,左前方那俩上来就要了两斤馒头的大哥就是我探听的对象。

 

“你可听说临安殷家的大小姐殷惜语近日离家出走的事?”这人方脸阔耳,背上一把大刀,大致三十余岁年纪。

“殷惜语是谁?”他旁边提问这位一身布衣,腰上配一把重剑,看剑鞘并无多少精致,隐约透出些灵力,应是个修为不高的修士。

“殷惜语!殷晴!就那个二十有三了还待字闺中,妹妹都生了两个孩子还嫁不出的老姑娘。”

 

噗,我一口茶水差点喷将出来,原来江湖上一直有姐的传说,可惜并不怎么悦耳。

 

“你早说殷晴啊!惜语,这个名字太不适合她了,谁不知道她最多话,才那么些年一个上门提亲的世家公子都没有。”那人恍然大悟。

“咳,你还别说,这名字还是她自己改的,大抵就是觉得这名字配自己太过可笑了罢。殷家好歹也是仙门世家,没想到近些年竟出了这么一个笑话。”

“要这么说,仙门世家里,不还有个宗主至今未婚吗?”

“你说云梦江宗主。”

“嘘,小点声,被云梦的人听到你小命难保,谁不知他手段雷厉风行,对人对事毫不留情。那夷陵老祖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还不是他带头去乱葬岗围剿,好一出大义灭亲啊。”他声音放低了些,可还在我能听清的范围。

“嘿,我还真不怕他,谁不知他江晚吟天生资质不足,处处比不过他师兄,射日之征之后投奔云梦的修士,多少是奔着他,又有多少是奔着魏无羡的呢!”这人非但没有听劝放低声音,反倒用着更为嘲讽的语气。

 

射日之征和围剿乱葬岗时候我姐妹年纪太小,并无多少印象,倒是知道爹爹也参与了。殷家虽是仙门,却比不得江氏,家里举办清谈会并请不到江宗主这等身份的人。他云梦的清谈会,爹爹也不会带我俩姐妹去,所以我跟江宗主,实在算不得多少交情。

 

只是江晚吟的名字,对我这个年纪的女修,实在太有杀伤力了。我妹妹殷怀素,我一直劝她改名殷怀春,十一二岁就在梳妆盒偷偷藏着世家公子榜前几位的画像,这年头,无知少女的钱最好骗,一张画像要足足五十文,但哪次临安书房进货不是供不应求。拜她所赐,我倒也知道这几位公子的相貌,平日修炼间隙也会偶尔同她一起犯犯花痴。

 

说是世家公子榜,实际上已是十几年前了的,近些年榜单并未更新,只怕是再也挑不出这么些惊才绝艳的少年郎了吧。

 

前五的公子里,蓝曦臣多是少女们春梦的不二首选,蓝湛太过清冷,金子轩魏无羡身死自无人提,倒是这江澄,画师似乎与他有仇一般,画像上的他眉头紧锁,总一副阴鸷的神情。相貌自然是百里挑一的好,细眉杏目,听闻虞夫人当年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肖母,可见一斑了。

 

作为一个待嫁女修,听到江澄的名字自然是浮想联翩,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忘了是在茶馆听人八卦,这才重新开听。

 

“……那魏无羡如今和含光君如蜜里调油,他江澄有这样一位师兄,又这个年纪了还未成亲,莫不是也是断袖……”

“嘿嘿,我多年前在一次夜猎中得见过这位三毒圣手,不瞒你说,那相貌,别说断袖了,我个爱姑娘的见了都心动万分……”

 

他俩话语越来越恶俗下流,只当是周围无人。声音颇大,引得周围纷纷侧目,我看我后桌的几人已经按耐不住要拔剑了,这几人穿紫衣,大概是莲花坞的追随者。其中只一位背对着我的,还算冷静,可透出几分杀意似乎比周围几位都强。这俩说闲话的也是没有眼力价,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我好歹也是跟着妹妹犯过花痴的,见他们这么诋毁心中梦郎,肯定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喝下最后一口茶,我放下杯子整了整衣领。

 

“江宗主如何,还轮得到你来说。”我说话从小中气十足,又偷偷加了些灵力进去,保管那二人听到。

 

果然,二人俱一震。

“哪里来的不懂礼数的野丫头,大爷我要说便说。”其中一人气急,跳起来说。

“呵,你们又是哪里来的乡野村夫,学了两天道法仙术便敢这样诋毁江宗主,三毒紫电,你又胜得过哪一个。有空去看看蓝氏的家训吧,背后不可语人是非,哦我忘了,你俩这把年纪修为如此低微,想必也不是豪门大族,自然是不能到云深不知处求学的,可惜可惜,忘了这茬了。”我故作可惜地叹了口气,却听见背后那桌上有人轻笑。

 

那二人面红耳赤,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巧小二过来:“您二位的馒头好了。”

背刀那人抓起干粮,故作镇定道:“我们不和你这等野丫头计较,走!”说罢俩人便匆忙离开。

我是离家在外,除了口头上出出风头,倒也不敢真和他们起什么争执,一怕暴露身份有损家门脸面,二也是怕被爹爹捉回去相亲。见他二人要走,也打算就此作罢走人。

 

前脚刚要踏出茶馆,就听见背后一个清冷的男子声音响起。

“江澄,谢姑娘方才出面维护。”

我心头一跳,直直站了片刻才慢慢回身,前面背对着我的紫衣公子此时正面朝我的方向,右手中指套着一枚戒指,腰间佩了一柄长剑,这不是兵器榜上赫赫有名的三毒是什么?尚来不及看清心中多年梦郎的相貌,我便脚下不稳,差点一个踉跄摔了出去。这个初见方式,可谓是丢脸至极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脑补了一下

我:夫君你最帅了,见你第一面我就被你帅得都摔了。

江澄:哼,幼稚,无聊,不清醒。




CP21上让小天使买的东西终于到了,一收到短信恨不得逃课去拿快递~!
因为考试不能去cp真的很遗憾~希望下次可以亲自去!!
在芝芝的摊子上买了好多东西呀~忘记让小天使帮签名了哈哈哈~下次亲自去要,嘻嘻嘻~@芝芝1202 芝芝撒浪嘿!
芝芝给我塞了好多无料啊感觉,手幅好美貌,双一立牌太太太太cool了!年华套卡看到他俩成长的历程,十分,十分感动!
感觉还可以爱这个cp很多很多年!

【周翔】感情用事(07)

想看他俩谈恋爱想疯了,但实际上本人恋爱经验也不多emmmmm

小周是五好男友,强调一遍。包括床上那种。


Chapter7.写校园真的不来点运动会什么的吗?(二)


九月底对这些可怜的高三生们来说可以算是最轻松的一段日子,考完月考就是运动会,接着是国庆长假。今年校长额外开恩,运动会没有占用周六日,就是说从月考考完的周三开始,就是为期十天的假期了。十天对五班的学霸们来说,就是换个复习的战场罢了,而更多的学生已经开始盘算假期出行,看攻略看门票,忙得不亦乐乎。有对象的约会,没对象的准备争取在运动会这个契机找个对象然后约会。

 

孙翔没对象,而他的朋友们正打算帮他在运动会找个对象然后约会。可惜的是这个对象有点难搞,毕竟保守估计全年级一半单身妹子都可能对这个对象有点想法,正所谓周校草效应,他的朋友们暗暗骂了一句,这个该死的看脸的世界。

 

“你说二翔有戏吗?”

唐昊、刘小别、邹远三人在宝贵的晚自习十分钟下课期间,准备认真严肃好好聊聊他们的好朋友,孙翔同志的情感问题。

“他最近神情恍惚,最后一门理综考完出来我问他倒数第二个选择题答案,他跟我说:‘什么?倒数第二排是不是靠后了点?’之后发现说错了话,就说自己上厕所跑掉了。我觉得肯定是有情况。”

“刘小别你居然和二翔对答案?”唐昊大惊。

“糖糕你不要歪楼,况且二翔最近学习挺认真的,都来上早自习了。”从来不缺席早自习的邹远对这个事最清楚,而且听说了他和周泽楷住一个单元楼以后,三个人同时长叹,原来坠入情网的二翔是这样的,说实话,有点萌。

“回归正题,你们说二翔有戏吗?”

“当然了,我们翔翔,要脸有脸,要才有才,文能手持却邪挑长空,武能三分命中镇全场。校草候选开玩笑的吗?况且,哪个妹子能有我们翔翔高?有吗?有吗!”

“可是糖糕,翔翔是男的啊,要是周校草只喜欢娇小可爱的大波妹呢?”

“而且,糖糕你在考虑身高的时候,有考虑过上下的问题吗?”

“卧槽,小别,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考虑那么长远。孙翔明显要高啊,当然是上面。”

刘小别摇了摇头,感叹了一下唐昊的直男思维。

“小远你觉得呢?”

“……不好说。”

唐昊急了:“你们就成天脑内自己兄弟被人压?”

“……哪有,只是周泽楷看起来很厉害。”

“对,各种程度上的。”

“听五班的人说,他体育课露出过腹肌。”

“而且中指长。”

“……”
“……”

“我听我姐说的……她买的乱七八糟的小说上说的。”

“小远你以后少看这些。”

“对,多看看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十九大精神……”

 

“你们仨凑这里背着我干什么呢?”

趴在走廊扶手的三人回头,还能干什么,商量你的终身大事,准备向周家讨要聘礼不负我们辛苦栽培你成人!最佳僚机三方会谈结束,宝贵的十分钟过去,三个人毫无进展。

 

高三的晚自习九点结束,今天是考完月考的大好日子,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五班距离楼梯近一些,每次孙翔背着书包经过五班回家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朝里望一望。他和周泽楷虽然在他的强行巧合下会一起上学,但是基本上不会一起回家——周泽楷并不会等他。虽然知道他没这个义务等自己,自己也从来没有向他提过这个,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那句“陪我去演唱会吧”在孙翔心里盘亘了好几天,导致考试都神情恍惚,近来的早自习成效也没能展示出来,考完理综还差点跟刘小别说漏了嘴。心里两种声音简直吵翻了天,一方面想,其实要朋友陪自己去演唱会很正常啊,一个人去太孤单了,退一万步说,至少他把自己已经当做朋友了……另一方面,又偷偷有点期待,是不是他也有点喜欢自己呢。

 

走过五班的时候还是看了一眼,没见到人,估计已经走了吧,转头却看见周泽楷靠在楼梯口看着他。

“你,你怎么在这。”孙翔吓了一跳。

“等你。” 周泽楷说,想了下又补充了一句,“一起回去。”

靠,这个周泽楷怎么回事,怎么笑得那么温柔,沉默寡言周校草人设呢??!

“我……我没让你等我啊。”

“我想等你。”他的声音不大,走廊的人走得差不多了,空气很安静,把这句话衬托得格外清晰。走廊尽头的灯泡,灯丝散发出的暖黄的光和灼热几乎使静止的空气都蒸熟了。

 

心跳如鼓,一个声音调到了最大的音量叫嚣着:他喜欢我。

孙翔有点不好意思,走过去跟他一起下楼。这个楼梯走过了两年,孙翔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着每块地砖,他不敢转过头看周泽楷,怕他发现自己的局促。

 

“你明天100米是吧,加油啊,要是初赛就被淘汰了,不说你们班主任不答应,那些小姑娘估计也要失望死了。”

“不会的。”

不会什么?不会不进决赛?不会让小姑娘失望?孙翔一直以来认为周泽楷话少并没什么不好,他喜欢跟人分享生活,喜欢嘻嘻哈哈,而周泽楷一直安静地听他讲,他很满足。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话少意味着展露出来的心思就少,无法从语言获得反馈,摸不透他的意思。

“那你,要跟我去看演唱会?”

“对。”

“那可是要破纪录的。”

“我去查了,我的成绩可以。”

“那我要成为你的脑残粉了,周校草。”

似乎对这个称呼有点敏感,周泽楷抬眼看孙翔,搞得孙翔有点不好意思,摸了下头,“你没来以前,我也是校草候选啊,还有你们班的吴羽策也是,当时是我俩争来着,还在贴吧搞了全校投票呢,最后不知怎么不了了之了。”

“你介意?”

“翔哥我才不介意这些虚名。”

“你比较帅。”似乎为了强调,周泽楷又说,“真的。”

 

回家这段路旁的路灯也是走廊尽头灯泡一样的暖色调,照得校草候选的心暖暖的。

 

>>>>>>>TBC


太配了!!心心念念 终于收到了这个!!

翔翔生快啦
(Lof晚发了一天 ……)
爱你爱你爱你❤
草莓小方和我们甜心!!